何玉龍 用教育的力量改變教育

欄目:教育機構  時間:2020-01-13  點擊:
手機版

何玉龍,1988年生,2013年任職上市公司CSO助理,后任職某廣告公司項目負責人,2018年任聚師網創始人兼COO。

扎根教師教育

何玉龍和聚師網是幸運的,選擇了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在國家教師相關利好政策加持下,也經歷了摸爬滾打、生死考驗,聚師網活了下來,還活得很好。

但何玉龍也有擔憂。畢竟這是一家太年輕的公司,成立不到兩年,員工普遍為90后,完全不把996放在眼里,時時刻刻準備著打一場硬仗,血氣方剛得像聚師網logo的那頭威風凜凜的獅子。何玉龍覺得公司還很需要沉淀。

“我們是在順流潮水中前行的人!焙斡颀垥r常覺得,自己的成功與教育的大浪潮密不可分!暗蚁M彼巳,我們仍有繼續向前的實力!

自大學時代起,擔任校學生會主席的何玉龍就誤打誤撞進了教育行業。

憑借敏銳嗅覺和本能,在校園內將有授課能力的研究生或校外師資和身邊有考證需求的同學對接起來,英語四六級、計算機二級、會計師……雖然不成體系,但慢慢地也有了規模。從開始借用學校的機房,后來去校外寫字樓租了三間辦公室做教室,竟也做到一年幾十萬收入。

傳授知識、引人奮進,這讓何玉龍覺得有意義、有價值,這種滿足大過賺到錢的快樂。

所以,2017年,何玉龍再次想創業時,一下就想到還是要做教育。他與“相見恨晚”的董事長李祥龍一拍即合,與另外6名初始成員共同創辦了聚師網。

如何用我們自己的力量為改變中國目前教育狀況貢獻一點點力量?何玉龍的答案是:從最基礎的東西開始,培養更多好的老師!坝媒逃牧α扛淖兘逃!

因此,他們選擇了以教師培訓作為切入口,同時瞄準了下沉市場。這一人群的基數和覆蓋面非常大。要知道,在當時的三四五六線城市,還沒有任何一家機構進入教師資格培訓賽道,聚師網是第一家。

在何玉龍的主張下,聚師網將AI技術運用到教師資格證培訓課程中,開發了智能題庫;充分利用學員的碎片化時間,將瑣碎的知識點做成一兩分鐘的輕松的短視頻輔助學習和記憶;還設計了很多小游戲,將知識點植入其中,比如跳一跳,答對一道題跳一下,答錯就要重新跳,寓教于樂。

他希望能將教師考證和公立教師考編兩個體系聯結,去做一個專門針對教師的招聘平臺,甚至打通校企合作,將有志于從事教師職業的大學生群體也納入其中,構建一個全新而完整的教師生態。

別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

投資人眼里,聚師網找到了一個絕佳的行業位置——從覆蓋的城市范圍、定價策略上,沒有人來和聚師網搶生意。

聚師網的基礎課程采取低價策略,定價399。單靠這個價格課程是微虧的,聚師網的盈利依賴的是基礎學員后續向vip學員的轉化。

399這個數字并不是憑空而來。不同定價指向的是不同的人群,對應著不同的學習訴求、消費能力,這關系到聚師網依賴轉化的盈利模式能否跑通。

不停試錯,但何玉龍從沒想過放棄。從投入產出的角度講,這是一個巨大的考驗承受力和團隊智慧的過程!靶枰粋養魚的過程!焙苌儆腥擞心托膱猿。

從初中時代起,何玉龍就開始讀戴爾·卡耐基《人性的弱點》,看了十幾遍。書中的一句話讓何玉龍印象深刻——“永遠不要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這句話也成了何玉龍的信奉。

這6個月并沒有想象中順利,剛剛出生的聚師網一度面臨資金危機。那段時間,何玉龍用“難熬”來形容。一個月后,模式跑通,很快見到起色。2018年下半年,聚師網的業績比上半年翻了4-5倍。不同定價產生的營收差異之大,肉眼可見。

生死考驗之外,融資過程中資方來公司做盡調那段時間,何玉龍的心理和身體疲憊值達到了一個極點。盡調過程中,需要對公司所有的數據、法務、財務等進行解釋和整改。而那時聚師網沒有專業財務,何玉龍只能親自上。

常常數據核對完、解釋完就夜里一兩點了。何玉龍和李祥龍在公司走廊盡頭那間小辦公室睡了整整15天。先是睡地板,發現地上有蟲子;改睡桌子,又實在硌得睡不著;最后實在沒辦法,搞到一張推拉床,晚上拉開睡覺,白天收起辦公。

2018年8月份的一個夜晚,融資進程已進行了大半。何玉龍睜眼看到窗外天空一點點明亮起來,他覺得,看到希望了。

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現在,何玉龍談到不堪回首的種種顯得云淡風輕,“我們已經活下來了!

2018年初創業,經過6個月的籌備、糾錯、打磨,產品一經推出,就迎來一個增長的小高峰;2018年初創業之初,團隊僅有20余人,2018年底擴張到600人規模;2018年8月,聚師網還拿到A輪融資。

現在,何玉龍可以非常有把握地告訴記者,聚師網能夠保證每周的產出都在可控范圍,并做到預知到一季度的大概收入及流水。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何玉龍回憶,聚師網做對了幾件事情。下沉市場、低價策略、精細化運營……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趕上了行業發展的好時機。

2015年教師資格證考試改革正式實施。2016年,教師資格證考試國考報名人數共有260萬。2017年,這一數據為410萬人,2018年達到651萬人。今年將近1000萬人。

而根據2019年上半年的數據,筆試通過率33%,面試通過率50%,綜合通過率僅僅為16.5%。培訓的需求就此大量衍生。

2018年8月、11月,有關部門相繼下發文件,對培訓機構的教師資格證提出要求。

這些加速催化了教師資格證考試這一領域的熱度,又為教師資格證報名人數提供了巨大增量!斑@是難得的發展機會!

從創業到現在不到兩年,何玉龍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就是心態的改變!案訄猿肿约旱膲粝,教育這件事,我會一直做下去!

1 新京報:過去一年你最大的改變是什么?

何玉龍:最大的改變就是心態的改變。更加堅持自己的夢想,教育這件事,我會一直做下去。

2 新京報:未來,你對自己所處的行業有什么期待?

何玉龍:希望教師的地位和待遇得到提高,整體素質得到提升,同時得到廣大群眾的認可和尊重,讓老師真正成為神圣的職業,所有人都能尊師重道,所有老師都能敬業愛生。

上一篇:應勇為4家人工智能產業機構揭牌,33個重磅項目簽約
下一篇:聚師網何玉龍:用教育的力量改變教育

| | 排行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新手股票微信交流群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创业找项目 江西体彩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福彩3d双彩图 15选5走势图开奖 股票配资利息一般是多少钱 云南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幸运赛车 山西快乐10分钟开讲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