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吳曉波失敗,全通教育引新股東謀自救

欄目:繼續教育  時間:2020-01-13  點擊:
手機版

全文共2686字,閱讀大約需要4分鐘

與吳曉波頻道“聯姻”失敗的全通教育又有了新動向。12月25日晚間,全通教育(300359.SZ)發布公告,宣布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熾昌及其一致行動人全鼎資本的股份轉讓已完成過戶登記,受讓方為中山國資委旗下的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轉讓股份共計5821.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9.18%,該公司同時成為了全通教育的第二大股東。自2014年上市以來,全通教育通過不斷“買買買”來維持業績增長,卻帶來了超過7億元的商譽減值。今年3月與吳曉波頻道為期半年的收購案最終落得一地雞毛,也讓試圖尋求新業務增長點的全通教育碰壁。如今,引入擁有國資背景的新股東,全通教育能否走出困局呢?

圖片來源:官網截圖

01

引入國資背景新股東

根據公告,全通教育收到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熾昌及其一致行動人全鼎資本的通知,獲悉第二大股東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股權轉讓協議的過戶登記手續已辦理完成,并取得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出具的《證券過戶登記確認書》。此次轉讓的價格為5.35元/股,轉讓數量由9.186%降低為9.18%,轉讓總價款由3.12億元變為3.11億元。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成為全通教育第二大股東。

此前,全通教育發布公告稱陳熾昌及全鼎資本擬轉讓股權。權益變動后,陳熾昌及妻子林小雅、其名下兩家控股公司全鼎資本及峰匯資本,合計持有公司股份1.75億股,占其總股本的27.56%。其中,陳熾昌個人減持3640萬股,持股比例下降5.74%,套現1.95億元。本次權益變動后,陳熾昌持股1.16億股,持股比例為18.28%。全鼎資本持股3570.35萬股,持股比例為5.63%。陳熾昌妻子林小雅及陳熾昌控股公司峰匯資本所持全通教育股份未發生變更。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持股5825.8萬股,持股比例9.18%。

據了解,中山市交通集團經營范圍為市屬公路、橋梁等交通基礎設施的投融資建設與經營管理,以及交通基礎設施相關配套產業的物業開發經營等。中山市國資委擁有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100%的股份。2018年11月,中山市國資委曾以旗下中山科教公司的名義買入全通教育5.18%的股權,加之本次交易,中山市國資委已經累計掌握全通教育14.36%股權,僅次于實際控制人陳熾昌。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陳熾昌當前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質押率為76.09%,此次出售股權是否為緩解質押問題,出于何種考量引入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記者向全通教育董秘辦公室發送了采訪提綱并致電聯系,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02

并購策略帶來商譽減值

提到全通教育,難免讓人聯想到“妖股”二字。成立于2005年的全通教育,2014年1月登陸創業板,主營教育信息化業務、校園服務業務以及繼續教育業務。因在線教育概念大熱,全通教育2015年股價曾達到467.57元/股,市值最高點達535億元。而截至發稿,全通教育僅為5.72元/股。

也就在2015年, 全通教育在一年內就并購了9家公司,橫跨了包括互聯網、信息科技咨詢、電子元件、教育服務等多個行業。截至今年6月30日,全通教育旗下共有45家控股子公司,16家為并購取得!百I買買”是全通教育的擴張策略,盡管為其帶來過營業收入與歸母凈利潤的同比增長率均超過100%的高光時刻,但也為后續發展埋下了“雷”。

據全通教育2018年年報顯示,其當期計提商譽減值準備高達6.86億元。今年三季度報告顯示,與此前的業績預告相比,前三季度虧損明顯擴大,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1739.38萬元,同比下滑392.28%。全通教育表示,“受宏觀經濟形勢及產業政策變化的影響,相關并購子公司經營情況未達預期,若后續經營環境未能有效改善或進一步下滑,存在商譽減值的風險!

“可以看到,全通教育商譽原值14.16億元,其投資的多家單位已經計提商譽減值7.11億元,全通教育商譽凈值7.05億元。全通教育通過并購擴張策略,經營規模不斷擴大,但被投資企業經營質量參差不齊,商譽減值已經超過原值的50%,”教育機構資深財務人員李峰告訴記者,它的資產質量欠佳,整合能力不強,經營也未有明顯增長,壞賬和商譽風險疊加,2019年度業績表現面臨較大不確定性。

其實,面對公司連續虧損的業績、接連下跌的股價和高質押狀況,全通教育在今年曾嘗試過再次并購,試圖在知識付費領域落子。3月時,公司擬向吳曉波等合計19名交易對象發行股份同時募集配套資金購買其持有的杭州巴九靈96%股權,交易總價為15億元。巴九靈的實控人為知名財經作者吳曉波,因業務經營高度依賴其個人品牌效應,該重組事項自披露以來備受爭議,多次收到深交所下發的問詢函。拉鋸半年后,全通教育主動宣布終止資產重組事項,暫與吳曉波“揮別”。

03

發展前景待考

有業內人士表示,全通教育其實沒有真正的主營業務支撐市值和股價,只能依靠炒作股價、并購重組教育標的,一次又一次地維持其業績增長。全通教育發布與巴九靈的重組方案復牌后的首個交易日便曾獲得一字漲停,并收獲了兩個漲停板,隨后,股價還達到了年內最高點9.39元。而與吳曉波的“聯姻”失敗,不僅讓全通教育再次面臨股價下跌,也阻斷了試圖尋求新業務增長點之路。

在學易時代咨詢創始人呂森林看來,全通教育所處的教育信息化領域壁壘較高,前沿技術不斷發展迭代,行業競爭進一步加劇。教育信息化市場與教培行業不同,無論是軟件還是硬件的推廣離不開學校的參與。除去相對穩定的市場,剩余市場的開發難度加大。全通教育缺乏核心優勢,并購標的的方向不夠清晰,尋找與它互補性強的公司或是新的業務增長點所在。國金證券教育行業分析師吳勁草認為,全通教育過去幾年,業務沒有找到一個特別明晰的增長點。目前全通教育確實是需要通過并購,來實現一個業績的增長。與巴九靈重組的失敗,對全通教育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可見,在暫無新標的的情況下,引入國資背景的新股東是全通教育謀自救的方式。但一個從事教育品類的民企,一個從事道路等基建為主體業務的國企,兩者的結合看上去有點“另類”。盡管全通教育沒能回復引入新股東的初衷,但從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的官網信息可見端倪。該集團認為,全通教育是中山本土成長起來的民營企業,受讓全通教育股份的中山市交通發展集團是國資系統里接近資產證券化最高的集團之一,旗下已有科技板塊的新三板上市企業粵冠科技和管信科技。未來,中山國資委將與全通教育在文旅、科技、教育等領域展開合作,借力國資委的政策和資金優勢,盤活國資委自有的教育資源和大數據資源等,圍繞教育部“智慧教育示范區”項目進行規劃和創建。

2019年即將過去,全通教育如果繼續計提大額商譽減值,將連續虧損兩年,或有退市風險。接下來如何提升業績,扭虧為盈,引入新股東后又將迎來怎樣的發展局面,有待時間驗證。

精彩回顧

上一篇:牽手吳曉波碰壁 全通教育引入新股東解壓
下一篇:牽手吳曉波失敗 全通教育引新股東謀自救

| | 排行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 2018王者捕鱼怎样下载 国内最牛逼10大股票论坛 辽宁35选7 黄大仙资料大全正版 股票指数怎么算出来的 喜乐彩 十一选五任三稳赚技巧 股票几点开盘收盘 福彩3d图谜丹东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