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上幼兒園有多難?提升幼教老師數量和素質,需要包容的心態

欄目:幼兒教育  時間:2020-01-13  點擊:
手機版

如今,孩子上幼兒園難嗎?其實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

為什么這么說,首先幼兒園提倡的就近入園,而幼兒階段孩子的父母都要面臨工作和育兒的雙重壓力,想要兼顧幼兒和工作,所以就近入園更加急迫。而這正好與我們城鎮化,人口轉移不期而遇,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導致了城市教育資源出現了結構性的短缺,出現了遠距離的不合適,近距離的學位緊張,所以要說幼兒園難,難就在要就近入園。

很多寶媽在孩子選擇幼兒園期間非常焦慮。

吐槽一:在17年4月,同事的提醒讓我提前一年走上了孩子的幼兒園備戰之路……按照時間算起,娃的入園時間是18年9月份,經過N個電話咨詢(學前教育、各園區)的了解,我妥妥的感受到一般工薪階層在外生存,還不要娃做一枚留守兒童的壓力。民辦幼兒園能接受的價格,環境、設備也確實有些小尷尬,條件稍微好些的,價格在那里也是讓我們望而卻步(ps:只怨自己當初沒有好好的塑造提升自己),最終我們的目光轉向投到了公辦上……

吐槽二:我是一個幼兒學生的家長,發現我們附近的好多鄉村幼兒園都關門了,都要到元龍葡萄園去上學。下午去看,哪里也沒有老師,桌子板凳,而且特別遠。幼兒園的孩子小,離家遠的話,接送很麻煩,有時候家長忙,老人也不能去接,孩子將會面臨失學。小孩子不是能學知識,只是有人托管就好了,還有希望幼兒園能管午飯,現在弄得一團糟糕,都沒心情干工作了。

吐槽三: 話說,我也是個有娃的人!也是個被論壇里擇園吵得有些焦慮的媽媽。雖然我孩子上幼兒園還早?尚Φ氖我是在幼教這個行業里泡了有十年的人,從實習到工作在某JW直屬的公立幼兒園呆了六年!我的大部分朋友、同學都分布在各種幼兒園中……可是,我依然被擇園難嚇得焦慮了。跟同事說我的焦慮,同事直接說:你怕什么呀,到時候關系那么多想去哪個幼兒園直接找個同學,或者掏點錢兒不就進幼兒園了?!也是,我稍微松口氣,我不怕。到我兒子上幼兒園的時候,我就拉下臉來(我輕易不麻煩別人的),找個同學什么什么的……

可以看到,多數家長還是想為孩子選擇公立幼兒園,一則是家庭的收支壓力,二則是為了工作和照顧孩子方便。

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公立幼兒園布局待優化

面對私立幼兒園參差不齊,高昂的費用,大多數家長更多想選擇公立幼兒園,而且公立幼兒園因為是國家公辦,對于家長來說還是較為信任和認可的。

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幼兒園26.7萬所,在園幼兒4656萬人;與2010年相比,幼兒園數量增加了77.3%,在園規模增加了56.4%。

目前全國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為73.1%,但依然不能完全滿足百姓的需求。

這里能夠看到幼兒園的建設量還是很大的,而且這兩年速度也是明顯加快,但是若是布局不合,不僅會導致資源的浪費,而且還不能有效解決就近入園的問題。

一是城區公益普惠性的幼兒園不足,入園難的問題仍是焦點;

二是邊遠山區幼兒園布局難、數量少,入園難的問題更突出。

對于教育,有時候不能為了減少成本,而忽略合理的布局,從數據上看,幼兒園的數量還是不少的,但是仍然存在入園難,還是要多在優化布局上想一點辦法,比如在人口住宅密集地區,就應該按照一定的人口比例合理的布局幼兒園,讓大多數老百姓能夠就近入園,也能讓孩子得到普惠教育。

加快城鎮化假設,合理布局人口

很多偏遠地區幼兒園招不到學生,城鎮幼兒園卻面臨著幼兒過多的問題。現在出現的幼兒園排隊報名,也正是人口過渡集中的結果。可見,要解開幼兒園的入學難問題,合理布局人口也是關鍵的一環。

對于一些人口較少的地區,尤其是山區偏遠地區,考慮條件成熟或者創造條件加快城鎮化,優化人口布局,同時取消一些不合理的幼兒園,騰轉指標,擴建和改造一批,提升學位容量,這是非常迫切的現實需求。

加大幼師隊伍的建設,放寬非幼教專業的準入,還需從招考入手

現在的幼兒園依然缺老師,尤其缺合格的老師,男女比例也是一個問題,應將解決數量問題同解決質量問題一并來抓。

教師,尤其是合格教師,現在仍然嚴重缺乏,重要原因在于缺編制、待遇較低。

另外這些年,國家對于幼師證考取的條件已經開放,大量的本科非師范專業也可以考證,這無疑是一件好事,對于匱乏的幼師隊伍,是一劑良方。但是實際上也存在的問題,這樣的考生心懷教師夢想取得證件之后,要么因為年齡問題,要么因為專業問題,卻找不到對應的工作。

可以看到,大多數幼兒園招聘中對于教師只招聘幼師專業,年齡上一般也是較為年輕,這無疑也是人才的浪費。既然國家層面允許了非幼兒師范專業的學子考證,必然也是想讓他們能夠進入到幼教的隊伍中來,解決當下幼教隊伍面臨的人員緊張的問題。但是幼教招聘中設置的專業門檻,擋住了很多持著幼師證書想從事幼兒教育的教師,這有與幼教隊伍緊張形成了矛盾。

幼教隊伍需要高素質的隊伍,但是同樣需要包容的心態,更要在招聘幼教人才中與國家政策一致,否則在解決幼師隊伍匱乏的問題上,政策的效應會大打折扣,或許這也是幼師隊伍難以壯大的原因之一。

如果沒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氣魄,幼師隊伍的壯大,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上一篇:600多位“園丁”齊聚黃埔,共論學前教育
下一篇:《山東省學前教育條例》實施,確保超半數適齡幼兒入讀公立幼兒園

| | 排行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预测 华东15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2018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装 河北快三属于什么彩 意甲最强球队 股票指数期货外文翻译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如何投资股票 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