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年前,走進掃盲班的工人

欄目:學前教育  時間:2020-01-13  點擊:
手機版

 

1952年仲夏,50歲的奚翠珍穿著一套香云紗的寬松旗袍,戴一副圓框老花鏡,坐在教室第一排。教室里擔當老師的,是一位看上去不過20歲左右的女青年,梳著齊耳短發,身著白襯衫,面對30多個年齡不一的“學生”,手指著黑板上的注音符號。

這張照片刊登在解放日報1952年8月20日第5版上,標題是《奚翠珍已經會讀報和寫信了》。整個版面一共12張圖片,記錄了老年女工奚翠珍上“速成識字班”的過程。

我要找的人就是她。這位奚翠珍,是誰?

新中國的“第一堂課”

奚翠珍,國棉九廠女工,上海解放時,她47歲,一字不識。

工廠里的黑板報上,天天有各種有關改進生產的好消息發表。黑底白字寫得拳頭大,可是奚翠珍卻“每天走過黑板報前,總是擠在人當中,東問西問,這樣才能知道一些消息”。

解放后她雖也認了300多個字,但解放日報上每天登載著許多大事,她還是看不懂,常常只能對著報紙發呆。

1952年,與奚翠珍一起重新回歸課堂的還有40余萬人。這是新中國成立初期,聲勢浩大的群眾性掃除文盲運動。當時,由于多年戰亂與教育的中斷,全國文盲率十分驚人:5.5億人口中有4億多都是文盲,農村的文盲率更高達95%以上。

當年7月,上海市職工業余教育委員會開始在首批36個國營工廠的工人中,推行祁建華發明的速成識字法。許多原本不識字的“奚翠珍”在工廠車間、里弄、農民業余學校學習。據上棉第一、三、八、九等4個廠統計,有8000多名工人摘掉了文盲的帽子。有的人還在脫盲的基礎上繼續求學,成為新中國第一代工人大學生。

在翻找資料中,我發現1952年8月20日報紙的第3版,還配有一篇《五十歲女工奚翠珍學文化的故事》,開篇就形容奚翠珍是“一個不識字的黨的宣傳員”。

 

奚翠珍認識了300多個字,連續兩年被選為學習模范。由于工齡長,她是工廠的車間助理員,也是宣傳干部。工廠成立速成識字班后,她被派去“脫產學習”,要求一個月學2000個字,回到車間后擔任讀報員和報紙通訊員的角色。

紡織女工命運轉折

在解放日報的資料庫里,記錄了奚翠珍所在的脫產識字班成員的集體合影,成員大多是女性。

她們背靠樹蔭,在工廠的草坪上或坐或立,大多梳著短的直發,或束扎著成對的小辮,未施脂粉,穿著樸素的棉布襯衫和連衣裙。姑娘們雖久居嘈雜的車間,儀態竟十分端莊,眼眸里透著光亮。

拍照之地,位于楊樹浦路的紡織廠內。若將時間倒流,從拍照之日向前追溯到20世紀20年代,這條楊樹浦路上,大多是由外商在華大規模擴建的紡織工廠。女工們過去的境遇如何呢?

據《上海婦女志》記載,缺乏文化和技術的女工,作為一種廉價勞力,整天在噪音、塵埃、濕氣中進行超負荷的勞動。每天工作12小時,每人每天平均吸入的花絮達0.15克,患肺病的十之七八。有些紗廠規定工人上廁所要領牌子,女工往往因領不到牌子而拉在褲子里。不少廠家沒有浴室,有的工人只得偷偷拎水到廁所沖洗,被發現后還要受處罰。沒有勞動法的保護,女工往往營養不良,患病率極高。

這是當時上海中外資紗廠推行包工制的后果,2萬多名女工身處惡劣的工作環境。正因為如此,在1919年五四運動、1925年五卅運動中,紡織女工廣泛參與罷工運動,以反抗日本和英國監工的欺壓。

到了解放后,女職工擺脫了過去的剝削,工資收入和生活水平大為提高。1953年12月21日,中共上海市委工業生產委員會決定在全市47家私營棉紡廠實行工時改革,把10小時兩班制,改為8小時三班制。因實行了男女同工同酬,女職工的工資數額和男職工一樣逐年增長。到了1964年,紡織工人的月工資為75元,按當時的生活水平可養活一個三四口之家。紡織工業部也實施崗位工資制,女青年都愿意進紡織廠,群眾中出現了這樣的順口溜——

“女兒女兒快快長,長大了好進紡織廠”。

從檔案中一探究竟

照片上的女工們出生于動蕩歲月,她們一生經歷了怎樣的命運?照片中的工人大多已不可考,唯有奚翠珍的音容相貌被完整地記載了下來。

記者了解得知,上海的國營紡織業工廠都會設立退休職工管理委員會(簡稱“退管會”)。記者輾轉找到了國棉九廠員工的管理單位。聽聞記者要找國棉九廠的老員工,辦公室主任宋建國立即問記者索要了具體的員工名字。隔了一天,宋建國便告訴我,找著奚翠珍了。

 

1958年9月21日,奚翠珍在《解放日報》登了一篇文章《我要做文化的主人》

3月21日,記者如約來到徐匯區陜西南路333弄7號。一進門,宋建國就將“奚翠珍”的牛皮紙檔案文件袋一把交到我的手里。

A4大的牛皮紙袋正中有“檔案”兩字,用楷書印制的加粗繁體,猶如一份卷宗。原來,“奚翠珍”的個人檔案一直如此躺在國棉九廠6500名登記的員工檔案之中。

檔案袋的左上角標記著“編號143,奚翠珍”。我小心翼翼打開,除開材料目錄。第一頁是一張泛黃的“職員簡歷表”,這是進入工廠必須填寫的資料。

奚翠珍原名唐翠珍,結婚后才隨了夫姓。籍貫是“浦東南匯”。文化程度一欄里填寫的是初小三年級(當時義務教育僅限于初小階段,即小學一年級到三年級)。和大多數人一樣,奚翠珍完成義務教育便進入自來水廠工作。

奚翠珍18歲時,學了刺繡挑花工藝。20歲時,便只身來到普陀“小沙渡”附近的紡織工廠布機間工作。但沒過2年,因生。ㄒ部赡苁巧⒆樱┗剜l休養。

1929年1月,她進入當時日商收購并擴建的興泰紗廠第三工廠,也就是國棉九廠的前身。一直做到1931年,發生九一八事變,奚翠珍逃回南匯避難。直到1933年奚翠珍才輾轉回到工廠,過了一段短暫的平靜生活,下了班就回到1公里外眉州路60弄的家照顧孩子。但沒有多久,就遇上七七事變,工廠停工,奚翠珍只能靠賣小菜度日?箲鸾Y束,她經介紹回到中紡公司第九棉紡織廠。

戰亂不斷,但幸運的是,奚翠珍遇到了在商務印書館工作的丈夫。丈夫奚福生是商務印書館制版間工頭,經濟相對比較寬裕,兩人一起在上海眉州路的家養育出三個兒女。奚翠珍與丈夫感情很好。在1952年奚翠珍上速成識字班的組照里,也有一張她與丈夫的合影,寫道:奚翠珍的老伴很起勁,為她花了九萬塊(舊幣)買了一副老花眼鏡,作為入學禮品。

1953年10月—12月,學會了讀報寫信的奚翠珍被中國紡織工會邀請去青島休養,可謂一項殊榮。

檔案的最后一頁,奚翠珍已經55歲。從工廠退休,成了眉州路的一位里委主任。上識字班的經歷,作為一項“事跡”,再次被其他的里委干部提起:“在廠工作時,她參加速成識字法學習,由于積極努力地學習,因此被評為速成識字法的學習模范。又,她在退休后并不以為年老,而是參加里委工作……”

再見,國棉九廠

奚翠珍離開工廠,成為里委主任不久后,中紡公司第九棉紡織廠就改名為國營上海第九棉紡織廠。當年10月1日,國棉九廠與十廠合并為“新上棉九廠”,一躍成為職工近萬人的滬東一流規模大廠。

“國棉九廠拆掉前,誰都沒意識到要留影紀念,解放日報的這些照片實在太珍貴了!”宋建國回顧了奚翠珍的檔案后,連連發出這樣的感嘆。“那時候工廠就是個小社會,托兒所、幼兒園、衛生所一應俱全。婦女上班不用擔心照顧孩子的問題,因此出現了很多女性勞模。”宋建國說,“過去做苦力,現在當家作主,想必奚翠珍當時對黨的感情很深。”

宋建國說,“有人算了一筆賬,解放以后,國棉九廠僅上交的利稅,就能再造10個當時規模的工廠,可見對國家經濟發展做出的貢獻。”

如今,國棉九廠的廠區保留了當時的辦公樓,位于楊樹浦路2086號,是如今上海市黃浦江楊浦段濱江指揮部辦公室。百年工業歷史與未來濱江藍圖在此交接棒。

站在這里,遙想當年,從黃浦江上吹來的春風,是否也拂動過女工奚翠珍的旗袍和鬢角的發絲?

解放日報1952年8月20日第5版以《奚翠珍已經會讀報和寫信了》為題,講述了國棉九廠一個老年女工參加速成識字班學文化的經過。

上一篇:1950年,一位菜販子被軍管會逮捕,后被直接判處死刑,這是為何
下一篇:商場這些“托兒所”,徹底解放操心爹媽的雙手

| | 排行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在哪看 黑龙江省22选五走势 南粤36选7怎么算中奖 湖北福彩30选5官方网站 两肖必中二肖第三十七期 今日石油股市行情 天津体彩11选5走势图 管家婆二码二肖免费资料 广西股票融资 福建福彩网11选5走势图